<var id="zz1tv"></var>
<cite id="zz1tv"></cite>
<var id="zz1tv"></var>
<var id="zz1tv"><strike id="zz1tv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zz1tv"><video id="zz1tv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zz1tv"></var>
<cite id="zz1tv"><span id="zz1tv"><menuitem id="zz1tv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zz1tv"><span id="zz1tv"><var id="zz1tv"></var></span></cite><var id="zz1tv"></var>
<var id="zz1tv"><video id="zz1tv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zz1tv"><video id="zz1tv"><thead id="zz1tv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zz1tv"><video id="zz1tv"><menuitem id="zz1tv"></menuitem></video></ins><cite id="zz1tv"><video id="zz1tv"><menuitem id="zz1tv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zz1tv"><video id="zz1tv"></video></menuitem>
<cite id="zz1tv"><video id="zz1tv"><menuitem id="zz1tv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zz1tv"></var>
<var id="zz1tv"><strike id="zz1tv"><listing id="zz1tv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zz1tv"><video id="zz1tv"></video></var>
乳山新闻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[最新古代言情]《斩春风》连载最新章节阅读--91书房

2019-12-13| 发布者: 乳山新闻网| 查看: 144| 评论: 3|来源:互联网

摘要: 第1章不一样了冬至,卯时过半,天刚亮,云府的下人已经忙碌起来。云琇忽然睁开眼,大口大口喘着气,豆大的...

第1章 不一样了

冬至,卯时过半,天刚亮,云府的下人已经忙碌起来。

云琇忽然睁开眼,大口大口喘着气,豆大的汗珠不停从额头滚落,她看着自己青葱白嫩的双手和厢床里的樱粉纱帐,愣怔良久,直到床边响起春兰莺啼般嗓音才如梦初醒。

“八姑娘,今儿长至节,不能贪睡,老太太那边屋里的都起来了,说是吃过朝食就要去大明寺祭拜,耽误不得?!贝豪悸槔炱疳U?,又端来漱口茶水,督促云琇起床,“另外昨儿夜里老爷从燕京寄信回来,说还得余月回来,估摸现在信已经在老太太那边了?!?

云琇盯着眼前清秀笑脸,怎么也想不通,亲如姐妹的贴身丫头是推她入水的刽子手。

恍惚间,前世溺毙的窒息感涌上心头,仿佛扎进千根针。

“八姑娘,八姑娘?”春兰被盯得发毛,唤了两声,“奴婢见您刚醒来脸色不大好,是不是起太早不舒服?”

“我没事?!痹片L心冷,声音更冷。

春兰边伺候边讨好道:“姑娘,方才去厨房提食盒,厨房的婆子在切茴香,说要包茴香馅饺子,还说北方冬至有吃饺子习俗,您说可笑不可笑,咱们扬州向来只吃年糕,何时学北方去了?!?

提到茴香馅饺子,云琇想起来,她前世夫君谢宗仁出生北方,最喜欢吃茴香饺子,而这个冬至是她和谢宗仁第一次见面,正十六。

一年后,她求父亲在燕京给谢宗仁谋个差事,半年后事成谢宗仁娶了她,带她入京。

真是瞎了眼……云琇自嘲地想,她等他一年半,为他仕途铺路,到头她不同意他纳妾,却换来一纸休书。

如果不是被休回娘家,春兰也没下手机会。

云琇看着镜中初落明丽的容貌,倏尔拔下头上珊瑚珠簪,厉声道:“大明寺素来以清修闻名,祖母信佛,亦是吃斋朴素惯了,你叫春桃把那件豆蔻色对襟袄找来,另外斗篷也换平日穿的即可,不必花枝招展?!?

春兰一愣,露出难色:“八姑娘,这身也太素了,且不说今日大明寺会聚集扬州多少富贾名门,若碰见那些认识老爷的盐商,说姑娘穿得过于素净,可要抹了老爷、老太太的面子?!?

话音刚落,她发现云琇从镜子里半笑不笑瞧着她。

春兰连忙跪下认错:“姑娘,是奴婢僭越了,奴婢不该置喙老爷、老太太,打骂全凭姑娘,且莫告诉老太太?!?

她做好挨打挨骂的准备,等了好一会却什么也没发生。

不过云琇换衣服时,幽幽道:“春兰,你是个有心的,等大明寺回来我便找祖母说说,把你调到父亲院子里做事,我虽早年丧母,不像几个庶出姐妹有姨娘做主疼爱,好歹是嫡出姑娘,祖母不会不应?!?

说完,她披上斗篷,头也不回掀门帘出去,似乎听不见屋里春兰哀求的哭声。

路上,云琇只带了春桃出门。

春桃是个实心眼,摸不透自家小主一早为何发脾气,只能小声劝:“八姑娘,春兰也是替您着想,今儿一大早天没亮便起床去厨房等食盒,就怕耽误出门时辰,奴婢没她心细,做些粗活杂活还行,多了真应付不来?!?

云琇闭目养神,话却听进去了,慢条斯理道:“春桃,能力可以练,性子可以磨,可要品行不端、主意太大,我那小院容不下?!?

她不信,前世春兰会平白无故下死手,没记错,出嫁前春兰死活不愿做陪嫁丫头,不就记恨自家主子夺了心头爱吗?

春桃实诚,却不傻,听出春兰留不住的意思,没再多言,默默感觉八姑娘自打病好,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第2章 浮于表面听过便忘

大明寺香火鼎盛。

云琇再次经历这种热闹,不稀奇,更无波澜,下车后便去老太太的马车外候着。

眼尖的婆子见云琇来了,赶忙迎上去,笑道:“八姑娘,老太太方才正念叨您?!?

云府上下皆知,夫人走得早,撇下两个嫡出姑娘,一个十岁,一个三岁,云御史一心扑在仕途上,又只惦念儿子,老太太不忍心两个孙女过着孤儿般日子,收养自己屋里。

大姑娘早早出嫁,留下八姑娘在老太太身边最久,最受疼爱。

老太太听见八姑娘来了,果然叫人打了帘子,叫她上车。

“外面天寒地冻,你跑出来作甚?”老太太握住冰凉的小手,把自己的汤婆子塞她怀里,满眼心疼,嘴上责备,“前些时烧得说胡话,全忘了?记吃不记打,再冻病,请大夫开最苦的药给你?!?

对比前世的委屈,云琇抱着暖和的汤婆子,满腹心酸没忍住,突然红了眼眶。

老太太见她哭了,以为说重话,忙把人搂过去,语气缓和道:“左不过说你几句,病好后怎变得娇气了,都到嫁人的年纪,还哭鼻子?!?

提及嫁人,云琇绝望至极,忙擦擦眼角,拉着老太太的手,低声说:“祖母,孙女不想嫁,只求祖母身体安康,长命百岁,孙女愿伺候身侧一辈子?!?

金窝银窝,远不如疼爱自己的娘窝。

她用血的教训参悟这点,还不够吗。

老太太全当小孩子撒娇,又好笑又心疼:“别说胡话,过了今年,明年你进十七,再不嫁,拖到十八九,变成老姑娘,别说你爹顶个巡盐御史的帽子,就是顶十个,也难寻好人家?!?

“祖母……”

云琇还想说什么,被老太太岔开话题。

“不知你爹跟你提起没,谢府的小公子要来扬州读私塾?!崩咸底?,叹气,“这孩子母亲是你母亲闺中密友,年中湖南发水,他老子是工部派去监察,和当地知府一行人巡堤时被水冲走了,不到半年,孤儿寡母被几个堂兄瓜分家产赶出宅邸,走投无路求到我们云府?!?

听着可怜。

哪怕云琇再听一遍,依旧怜悯谢宗仁,不过这种怜悯和可怜路边小猫小狗一样,浮于表面,听过便忘。

她垂眸,遮住眼底寒意,轻声道:“内宅中事全由祖母定夺,孙女学着便是?!?

老太太对她的态度甚是满意,笑道:“都说我家琇儿心思最通透,谢家母子我见过,倒是老实本分,就是他家小子要来府上住一阵子,你且莫学你父亲半点容不得外人,传出去说我们仗势欺人,没有大家风范?!?

“是?!?

云琇面上答应,心里沉了沉,原来父亲早对谢家母子有看法。

前世她只顾一味讨好老太太,错过话中细节,难怪之后她求了许久,父亲才答应帮助谢宗仁。

真真猪油蒙心……

云琇满心愤恨,父亲没能阻止谢家母子入住,她再多说,只会引来老太太的反感,加深老太太对谢宗仁的同情,百害而无一利。

来日方长……她冷冷想。

第3章 轻看

祭拜完,众人从大殿出来,发现外面飘起大雪,几个庶出姑娘又惊又喜,笑闹不已,唯独云琇亦步亦趋搀扶老太太,紧随身侧。

老太太很是满意拍拍她的手,凑近笑道:“还是八丫头最懂礼数?!?

云琇低头哂笑,即便回到十六岁,心早已苍凉。

路上,雪越下越大,云府一行马车加紧回府。

半个时辰后,众人鱼贯进入老太太的晖寿堂,才觉得暖和起来。

管事婆子端来热茶,禀报:“老太太,谢小公子已经在花厅等了半个时辰,说来给老太太请安?!?

老太太放下茶盅,允道:“趁着家里姑娘们都在,让他进来,相互认识认识,避免日后在府里冲撞?!?

认识其次,府上住了外姓男子,老太太告诫闺阁女子莫失了男女分寸和规矩。

云琇低头轻笑,祖母确有先见之明……

谢宗仁由管事婆子带进来,一见老太太行跪拜大礼,再起身说话,声音朗朗:“谢宗仁给老太太请安,祝老太太福寿万年,祝各位妹妹聪颖永隽?!?

他站在堂屋中央,背影笔直,不是洗得发白的棉袄叫人捉襟见肘,看气质并不像落魄官宦子弟,白面玉生,一双桃花眼低垂时,眉间似有说不完的忧愁,加之偏瘦身材,论谁看了不由心生怜惜。

即便云琇再经历“初遇”,依然感叹谢宗仁的好皮囊,更不提其他姐妹惊讶神色。

俊秀归俊秀,云琇再活一世看明白了,她的几个庶出姐妹更看重门第出生,对于这种遭难公子,看看便罢。

只有她,当人至宝放在心尖,不曾想……

云琇想起前世,心口莫名发疼,恨意有增无减。

等她回神,老太太正问起谢府之事。

谢宗仁不卑不亢,一五一十回答。

谢家的事,云琇烂熟于心,她没心情听他卖惨,找个对话空当,起身向老太太福礼:“祖母,孙女觉得冷,想回去添衣服?!?

老太太应允,她便转身离开。

回去的路上,云琇看了眼身边的春桃,忽然改了主意,既然春兰喜欢谢宗仁,何不成全她。

***

谢宗仁陪老太太说话,说到晌午,自然留在晖寿堂用饭,又赶上冬至,足足一桌子菜。

云琇故意带春兰卡点进屋,谢宗仁一见她,主动搭话,指着老太太身旁空位,笑道:“八妹妹快来,位置都给你留好了?!?

当着老太太的面,云琇不会失礼数,淡淡笑了笑,点头示意感谢,落坐空位,细细观察春兰。

果然和她料想一样,春兰对谢宗仁一见倾心,退出去时一连偷看好几眼,耳根子都红了。

这一幕与前世并无差别,可当时云琇对谢宗仁也有好感,故意疏忽春兰的表现。

云琇吃着碗里的年糕,不动声色反观谢宗仁,十七八的少年郎,细端之下发现,这个男人不笑时,眼底透着与同龄人不符的深沉。

她曾以为他是混迹官场后才性格大变,原来不是。

云琇再细想,谢宗仁经历家道变故,早早触及世态炎凉,人间冷暖,他一声不吭,从一个秀才一步步爬到燕京城五品官阶。

从虎狼窝毫发无伤逃出一条命,除了虎狼,还有其他吗?

云琇自嘲地想,是她把他轻看了。
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 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快捷通道:用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,关注后回复书号“斩春风”。

读好书,爱生活。阅读越精彩,喜欢这本书的读者,欢迎留言互动哦


分享至:
| 收藏
收藏 分享 邀请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乳山新闻网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乳山新闻网 X1.0

© 2015-2020 乳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

微信扫一扫

本市吉林快3微信群98吉林快3群